第二百二十八章 参悟雪莲


小说:美食狂人  作者:我爱吃螺蛳
  光线渐暗,陆逍遥静立在一处石壁旁,因为前面已经没有了路,看着只有两侧石壁,但那声音明明还在那头。手机无广告m.最省流量了。
  这是怎么回事?陆逍遥如是想着。
  难道是幻觉,还是自己已经迷路?
  陆逍遥的意念再次外放,碰到石壁时就像碰到了阻隔,瞬间被弹了回来。
  这是第一次意念被阻隔,以往意念就如同无形的透视光线,可以透视一般的墙壁。
  是不是这石壁太厚了,超过了意念通过的厚度,可如果是这样,那声音的波动又是从哪里穿越过来。
  “大师,你快回来,你再在那边待着,那幻境的魔咒就会如影随形跟着你。”
  陆逍遥睁开眼睛,望着离他五十米处的通道那头,小梅急切叫道。
  “别担心我,我自有分寸。”陆逍遥说完,继续开始思索。
  “小梅,这大师估计已经入了幻境,看来他将命不久矣,可惜了那朵天山雪莲。”俏丽的陈无双拍了拍小梅的肩膀,似乎在安慰小梅,或许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同样也在安慰自己。
  “这少年大师是个不平凡的人,她是我小梅见过最冷静最有执着的男子,可惜他太自以为是了,如果他能不这样执拗,我相信在江湖里,他或许是另外一个传奇。”小梅沉默了好久,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道。
  “走吧,他已经被幻境控制,门派长老还在等着我们回去,小梅,大师兄死了,请你别告诉长老他的死因,否则又是一件风波事件,我们药王谷正是多事之秋,还是不要再生事端的好。”陈无双说完,眼神飘过小梅,俏丽的脸上露出惊色。
  “小梅,你的脸,我怎么感觉就像十年前的你一样,难道你和这小哥已经...“陈无双常年研究养颜药理,也明白男女之事也能让女子容颜俏丽段时间,特别是做了那种事情。
  可小梅的变化,年轻的她都不敢去想象。
  小梅听后,用温润白皙的手,摸起那俏丽的瓜子脸,眼神飘过远处在幻境中迷茫思索的少年男子,轻轻地吐出几个字:
  ”因为那鱼片。“
  ”什么鱼片?“陈无双以为小梅说错了,如果小梅说那少年给了她一朵天山雪莲的花瓣,她肯定会十二分的相信,可说是鱼片,即使有几百个人告诉她这是真的,她也会持怀疑的态度。
  ”师姐,这是那少年大师亲手做的鱼片,这鱼片真是神奇,是她,让我瞬间年轻了十岁。“小梅摸了摸包裹内另外一片鱼片,正想拿出来递给陈无双,忽然感觉有些不舍。
  这可自己最敬爱的师姐啊,自己是怎么啦,怎么会产生这样的念头。
  小梅俏丽的容颜划过一丝的不忍之那,下定决心从包裹内取出了那片已经被他镇中地收好的鱼片。
  ”给,我这里还有一片,师姐,您是我最心爱的人,我就像她送给你。“小梅递出鱼片的时候,视线一直都没有离开过这长不过中指长短的鱼片。
  鱼片已经被小梅用上好的檀木装着,色泽晶莹剔透,看着就如最杰出的艺术作品。
  陈无双的双眼看见这鱼片时,就再也没有离开过。当她看见这鱼片后,她已经被这鱼片的品相吸引。
  这到底是如何的艺术创作,整个鱼的线条灵巧如画,仿佛心中最美好的东西就该是这样。
  陈无双伸出白皙的小手,双手颤动,接过了小梅手中的那片鱼片。
  她的心忽然明白了小梅为什么会如此不舍。这不是小梅小气,对她感情不深,相反这恰恰说明了小梅心胸有多伟大。
  即使这鱼片没有小梅说的那样可以让人瞬间年轻十岁,可就冲着这品相,晶莹玉透的艺术形态,她的心都会触动。
  红润的樱桃小嘴渐开,陈无双按捺住毁坏一个艺术品的罪恶感,一咬牙,鱼片已经放进嘴唇。
  入口即化,犹如夏日里在沙漠中潜行如饥似渴的旅行者,感觉心田被这温润的甘甜滋润。
  闭眼,惊悸地的心都要开始跳出胸口,浑身舒爽的感觉让她心里畅快如飞。
  时光飞逝,不是向前,却是往后,陈无双想起了多年前在一处石壁上看到了那段文字,默默开始念叨: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
  有,是万物之所始;无,是万物之所母....”
  道德经真意,字字珠玑,如珠玉般如数念来。
  这是陈无双放在心底最深的记忆,也是她最大的秘密。
  深思将眉头锁成川字的陆逍遥,如闻。
  一朝闻道,如醍醐灌顶,陆逍遥不自觉已经盘坐起来开始吐纳,胸中气血翻涌不止,种种感悟涌上心头,食钵决心随意走,黑锅功法护持一旁,整个人又进入顿悟冥想的空蒙境界。
  而十指间,陆逍遥已将那含苞欲放的天山雪莲握立在胸口。
  雪莲花如仙女般娇羞,带着光华与美丽,渐渐开始张开了那花骨朵,开始绽放...
  时间就这样慢慢流逝,一天,两天...
  小梅第一个醒来,在陈无双开始念叨的时刻起,她就已经入定,同门修炼的悟性,并不比她的师姐低,当她听到第一个字时,就产生了共鸣。
  以往不懂的地方,瞬间懂了,就这样简单,以前想了一个月也不明白的地方,一天就会了。
  她不明白这是为什么,这明明只是道德经的纲要文字,可这次听着却如醍醐灌顶,一切不懂的地方都迎刃而解。
  她太喜欢这样的感觉,可惜这样顿悟的时间只有两天,常年修炼已习惯不吃不喝吐纳来提高修为,往常肯定坚持不了两天不吃饭,可醒来后,她第一件事情不是肚子饿不饿的问题,而是为出了顿悟而失望。
  睁开眼,入眼的正是师姐。
  不,容颜俏丽,滴水般的肌肤如玉般剔透,白皙娇美的如同少女。
  这难道是已做中年妇人的师姐?
  小梅如是想着,手不自觉伸了出去,想亲手摸一摸那如玉般的肌肤。
  这才发现,师姐紧闭的双眼已经睁开,如宝石流霞注视着前方不远处那少年入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