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路


小说:遮天之灵宝  作者:如若世上有仙
推荐阅读:风起天阑之夜如澈 [西游记]连理枝 驭皇+番外 

  须弥山,佛门圣地,一般外人是很难登上这里的,但佛门也讲佛缘,所以红尘间若是有人能靠自己踏上须弥山他们也不会横加阻拦。当然也不是所有的红尘过客都有资格登上须弥山这座佛门圣山,毕竟这里也不是布施的善地,就如同其他圣地的核心地域一样,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有资格进入的。
  灵宝等人能这么轻而易举的进入,靠的并非是守护山门的老僧所说的那些话,什么有佛缘,什么有缘人,那都是客套话,真正的原因另有其他。
  能在须弥山看守山门的僧人,佛法必然是修到了一定境界的高僧,他的眼界自然宽广,灵宝等人的服饰当世不可见,就是追溯到人祖降临北斗的时代也寻不到。特别是,当他沉入心神打量灵宝和慕夕颜的服饰时,一股浩瀚的气势压迫的他佛光黯淡,就是暗中动用须弥山信仰力调解都不能。
  这两人不可敌,动辄有毁山灭门的危机!
  这是老僧心中最真实的直接,因为他从灵宝和慕夕颜的服饰中感受到了万古枯寂的独尊和自己的渺小。因而,老僧不曾阻拦灵宝等人,反而展示友好,任他们登临须弥山。
  除了灵宝和慕夕颜这样的有至强实力的红尘过客有资格登临须弥山外,那些大教、皇朝的圣子皇子也是有资格登临须弥山的,只不过同灵宝和慕夕颜这样的人待遇上就有一些差距。
  “灵宝大伯,那位小妹妹看起来应该是当世人吧,你们真的认识?”火麟儿好奇,灵宝是什么人,那可是无敌天上地下的古天尊,其身份之高,除了她这样的古皇亲子,其他人哪里有缘能见他一面,更别说相识了。
  “是有些缘。”灵宝解释道,“她是某种长生法的果,若不出意外,她可以活的很长。”
  “长生法?”慕夕颜闻言顿时来了兴趣,仔细打量了在凉亭下弹奏的小女孩后,惊叹道,“确实是一种从未见过的长生法,在她身上似乎完美的走通了,但可惜对那些人来说还是残缺的。”慕夕颜也看出了眉目,这种长生法只对某些特定人群有效,而且限制有点多,最主要的一点是修为也就止步于道宫前了,这对那些人来说是致命的缺陷。
  火麟儿听闻,也仔细打量起那位小女孩来。对于长生法,她也是知道一点的,至少她父亲也在摸索着属于他的长生路,可惜没有成功,最后化道的力量惊动寰宇。
  跟着灵宝已经见到了几种长生法,火麟儿心中对那位少女身后的极道者有了点兴趣,她在猜测那位是不是还活着,或者说眼前的那位小女孩就是那位极道者脱变的神胎。
  一曲琴音弹奏完毕,灵宝等人早已站在小女孩身后。
  “天……天尊?”夏灵瞳弹奏完毕后感觉身后有人,她本以为陪她前来的护道者从慈化寺问佛出来,没想到却是灵宝天尊,有些激动。
  “世界那么大,不用去寻,不用去找,有缘自会相遇。”灵宝说道。
  夏灵瞳点头,而后看着灵宝以及他身边的几位,聪慧如她已经猜到这几位身份必然不会简单,要知道灵宝可是一位天尊,能跟在他身边的怎么可能会是一般人?
  “你来这里是?”灵宝问道,这里是佛门,而佛门与其他圣地皇朝的关系可以说是老死不相往来,就算来了怕不也是质问佛门为何度去他们的圣子或者是皇子,有可能还会因此干上一架。
  “来这里听禅哦。”夏灵瞳虽然元气地说道,但似乎对听禅并不感兴趣,说出来的语气仿佛是被强迫来这里一样。
  “你好像不怎么开心?”
  “没有啦,只是不喜欢这里的氛围,太庄重肃穆,感觉死气沉沉。”
  “那你为什么还要来这里听禅?”
  “没办法的啦,因为这是皇室的规矩,或者说是对灵瞳这样的皇室后人的规矩。”
  “有特殊原因是吗?”
  “是的,因为像灵瞳这样的特殊后人,大夏历史上也出现了很多,但不知道为什么,血脉力的程度波动很大,有的只是凡躯却能活上千年,有的成为家中长老但只有数十年寿元,而且她们某些时候就会出现无意识的魔化,造成很大的破坏,虽然很快就被太皇剑镇压。灵瞳出生的时候血脉力被太皇剑鉴定为纯净,但家中长辈也不敢百分百保证纯净血脉的后人不会出现无意识的魔化,也无法推测灵瞳的寿元,所以基本过了三四年就要来这里听一次禅,保持心的轻灵。”
  “还有这些情况?”
  灵宝有些惊讶,要知道他可是观察推演过这夏灵瞳躯体的,也得出了一些结论,但没想到他竟然看漏了不少,本以为只是破入道宫后会魔化,现在听夏灵瞳这么一说,看来太皇的长生法在后人的身上发生了很多变异,产生了很多果,但除了夏灵瞳其他的可以说是残缺的。不过灵宝在听了夏灵瞳的这些话后,对原来自己的推演结论有了质疑,因为他无法确定夏灵瞳是否真的会在破入道宫的时候入魔,毕竟灵宝推演的时候只是四极修为,没准道宫或者化龙的时候推演又是另外一番结果?终归是一位极道人物的果,血脉之力掺杂的极道法则碎片能扰乱灵宝的推演也实属正常。
  “没事的啦,这么多年过来这种情况还没有发生过。”夏灵瞳表示者没什么关系,虽然就是枯燥了点。
  “如此不妥。”灵宝深思一会后摇头,“纵然有太皇剑压制,但也只是治标不治本。你和她们不同,你是唯一一个真正意义上的长生果,若是真的有一天无意识的入魔,怕是会借来太皇的邪念或者是对立面的战力,毕竟你是纯净的太皇血脉,也是他长生法的果。不如,你试着突破四极步入道宫,我帮你破掉魔障如何?”
  “啊?”夏灵瞳被灵宝的话吓到了,若是真如灵宝所言,到时候岂不是借来先祖的战力?
  “不用怕,这里是须弥山,阳气十足。再者,有我在,只是借来的战力,无惧。”灵宝说道。
  “那天尊,若是破了魔障,灵瞳是否还能永生呢?”夏灵瞳问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
  灵宝闻言哑然,他也不知道,这不是他研究出来的长生法,是否可以这只能去问太皇,可惜太皇已逝。
  看着灵宝的表情,夏灵瞳知道知道她所问的问题天尊也不知道:“天尊,不用烦心,灵瞳觉得就现在这样的生活也还不错哦。别人一生难求永生,而灵瞳只是隔段时间来此听下禅便能获得他人所追求的永生,世人常言有所得必有所失,灵瞳想就是如此吧。”
  灵宝沉默,有所得必有所失,夏灵瞳说的没错,可是这个世界终归是实力为上,若是夏灵瞳的亲人一个一个去世,到时候谁来庇护她?靠一个皇女的身份吗,很明显那不可能。
  夏灵瞳看着灵宝,突然她突发奇想道:“天尊,不如你收灵瞳为徒吧!这样灵瞳跟在你身边,就无须担心魔障的问题了。”
  “你以为什么人都可以成为他的弟子吗?”慕夕颜这个时候打断了夏灵瞳的话,“你无法修行,虽然长生却终身止步于此,如何能够成为他的弟子。让天下人耻笑堂堂天尊收的徒弟只有这点可怜的修为吗?”
  “慕夕颜!”灵宝有点生气地看着慕夕颜,制止了她接下来要说的话。
  “对不起对不起,天尊,是灵瞳想多了。”夏灵瞳眼神黯淡下来,略微带着哭腔,向灵宝行了个礼后跑开了,任灵宝如何喊她也没有停下。
  “唉,你怎么说这么重的话。”灵宝看着慕夕颜,拉开她扯着衣服的手,责怪道,“我现在也不过是道宫而已,是不是也堕了天尊的名头?”
  “她另有所图。”慕夕颜任灵宝责怪也没有改变初衷,“她的眼睛告诉我,她的目的并不单纯。”
  “啥?”灵宝瞪大了眼,这话怎么说的那么惊悚,他根本没看出什么来啊,难道修为低了,识人方面还跟着低的吗?
  “灵宝大伯,我也觉得小妹妹突然让你收她为徒的目的并不单纯。”火麟儿眨着眼睛,身为女性她自然看出了夏灵瞳眼中所暗藏的其他目的,虽然极力掩饰,但也就只能欺骗欺骗灵宝这样的木头人而已,想在婶母眼皮子底下靠近灵宝,不说婶母就是她也会反对。
  “我说你们,小题大做了吧?”灵宝看看慕夕颜又看看火麟儿,二十几年,不,几百万年的老处男一时间真的有点怀疑夏灵瞳靠近自己有其他的目的,但不至于说的这么重吧,“囡囡,你认为呢?”
  “囡囡不知道。”小囡囡萌萌哒地摇了摇头,她一路上不吵不闹安安静静地跟着灵宝一行人,有人陪她玩就已经很满足了,这个问题以小囡囡那单纯的思想不知道怎么回答,“不过囡囡觉得那个小姐姐心灵很纯洁啊,不像是坏人。”
  “看吧,囡囡都这么说,肯定是你们想太多了。”灵宝听到小囡囡的回答,一副就是你们错了的样子,就是嘛他识人怎么会错。
  灵宝追上夏灵瞳,可夏灵瞳这个时候已经没了入灵宝门下的念头,无奈灵宝只好打了一束仙灵气到夏灵瞳的眉心,这是一整部完整的《度人经》,若是有一天真的入魔,有这部经文配合太皇剑当可镇压邪念。
  “我们也算有缘,以后若是再见……”灵宝刚想说一些话,便被夏灵瞳打断了。
  “天尊,其他的话可以不用说了,灵瞳只问一个问题,若是灵瞳有一天突破道宫,入魔后是否真的会借来祖上的战力?”
  “突破道宫是否会入魔这不好说,但如果入魔必然会被邪念附体,这是极道碎片融于长生法后的结果,靠此借来战力是绝对的,只不过持续时间无法判断。”
  “灵瞳知晓了,天尊,后会无期。”
  夏灵瞳似是做了什么决定,一步一步坚定地离去。
  灵宝看着夏灵瞳的背影,知道了她所做的决定是什么。
  若是有一世没有大成圣体、没有帝者,却有黑暗动乱出现,她便会把这个作为底牌,平定动乱吧。
  今后若是有缘,可能在相见,也可能这是最后一次见面了。